•  查看微博
  • QQ客服1
    QQ客服2
    數據客服
    展會客服
當前位置1: 首頁紙業資訊國內動態正文

書籍史視角下的黃庭堅

发布日期:2020-08-17   来源:辽宁日报

破萬卷只是杜甫的豪語

很少有人否認杜甫是一個“下筆如有神”的詩人,但他“讀書破萬卷”的豪語,卻是可以被合理質疑的。杜甫生活在抄本的時代,現存最早的雕版印刷品在他去世100多年後才出現。抄本形態的書籍,是難得的奢侈品,以至于藏書成爲皇室對文化的壟斷象征,《漢書·藝文志》之《七略》、《隋書·經籍志》之四部都是皇室藏書目錄。梁帝蕭繹在圍城中將十四萬卷藏書付之一炬;新興的唐朝用船調運隋室八千卷藏書卻傾覆于黃河,事後圖書管理官員聲稱,隋炀帝托夢給他說收回了自己的藏書。這類極端偏執的帝王藏書故事,恐怕正說明了當時書籍的奢侈品屬性。對于抄本時代的絕大多數讀書人,比如杜甫,“讀書破萬卷”是強調閱讀之于寫作重要性的修辭術,是理想化的閱讀目標。

北宋中晚期,隨著雕版印刷的普及,印本逐漸取代抄本,歐陽修、蘇轼對此都有親身體驗。歐陽修《記舊本韓文後》說自己幼時家貧,曾從大姓李氏家中求得六卷破舊的《韓愈文集》。這一事例常被用于表彰貧而力學,其實也完全可以作爲書不易得的證明。而他晚年自號“六一居士”,“六一”之一即爲藏書一萬卷,這固然因其經濟條件的改善,但更在于印刷改變了書籍的奢侈品屬性。同樣,蘇轼年輕時手抄《漢書》,可以理解爲抄本時代閱讀慣性的強大遺存:左思《三都賦》之所以造成洛陽紙貴,不就是因爲人們抄寫好書的閱讀習慣嗎?他爲黃庭堅舅父李常寫過一篇《李氏山房藏書記》,說猶記當年老儒先生們“欲求《史記》《漢書》而不可得,幸而得之,皆手自書”,而“近歲市人轉相摹刻諸子百家之書,日傳萬紙,學者之于書,多且易致如此”。“烏台詩案”的一大誘因,恐怕也是蘇轼反對新法的詩文被刊印發行,急遽放大了言論影響力,對朝廷造成了在抄本時代從未經受過的惡劣輿情。

黃庭堅的成功實踐

物質技術的進步,使得“萬卷”的象征意義正在被實化,歐陽修藏書一萬卷,李常藏書九千余卷,更年輕的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記載的藏書數量是兩萬卷,這還是在金人南侵之際。

漸趨成熟的印刷文化打破了手抄文化中長期形成的讀者與文本之間的平衡關系,當時的讀者和作者如何因應並重建印本時代的平衡,無疑是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命題。王宇根《萬卷:黃庭堅和北宋晚期詩學中的閱讀與寫作》回應了這一命題。他認爲,黃庭堅以技法爲中心、以閱讀爲根基的新詩學,是重建印本時代讀者與文本之間平衡關系的成功實踐。書籍從奢侈到易得,“萬卷”從理想到現實,讀者、作者既要多讀苦讀,又要尋找典範,還要創造性繼承。用黃庭堅的術語表達,多讀是“無一字無來處”,苦讀是“霧豹”,典範是“斧柯”,創造性繼承是“奪胎換骨”“點鐵成金”。

回複後輩問學時,黃庭堅最常強調的是增廣閱讀量,他曾告訴外甥洪駒父讀書少會導致目光短淺:“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蓋後人讀書少,故謂韓、杜自作此語耳。”王宇根發現,在抄本時代,讀書往往被儀式化地描寫爲一種休閑悅讀行爲,比如陶淵明“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時還讀我書”,劉昚虛“閑門向山路,深柳讀書堂”,體現的是閱讀的文化象征意義;而印本時代,讀書的現實功用性大大加強,黃庭堅詩中即有“讀書用意苦,嘔血驚乃翁”這樣驚心動魄的描寫。《列女傳》記載,陶荅子之妻對丈夫在治理陶地三年中由貪婪妄取而獲得的巨大財富深感不安,遂以南山豹隱的故事勸說丈夫自惜羽毛、遠藏避害:“妾聞南山有玄豹,霧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澤其毛而成文章也,故藏而遠害。”黃庭堅對此故事的興趣轉移到了“霧雨七日而不食,欲以澤其毛而成文章”,“霧豹”因此成了一個通過苦讀而熬出好文章的隱喻,“南山濃霧豹成文”與“江湖夜雨十年燈”形成互文,是一種對苦讀狀態的描寫,也是對苦讀功用的聲明。對“霧豹”的創造性繼承運用,形象地演示了“奪胎換骨”“點鐵成金”的創作目標是如何被實踐的。

印本時代的閱讀鄙視鏈

抄本時代,每個抄手都是編輯,文本開放易變;到了印本時代,博采衆本加以校勘形成所謂“善本”是通行也是必行的做法。黃庭堅15歲那年,《杜甫詩文集》首次出現印本,即王洙通覽“秘府舊藏”和“通人家所有”的多種公私所藏杜集抄本進而校勘結集、後由王琪刊刻的“二王本杜集”,這一善本遂成爲後世各種杜集的祖本。圍繞此本的刊行,範成大在《吳郡志》中記載了一個有趣的故事:王琪任蘇州知州時,從省庫借錢修建府衙,因無錢還賬,才取“雠校素精”的這部家藏杜集,“镂版印萬本,每部爲直千錢,世人爭買之,富室或買十許部,既嘗省庫,羨余以給公廚”。這個故事既說明了印本市場的繁榮,也說明時人對善本的熱情。

在文本供應大增的情况下,消费一方在阅读尤其是写作时,也要像生成善本一样确立典范。众所周知,后人把黃庭堅列为江西诗派“一祖三宗”的三宗之首,而那一祖就是被作为典范的杜甫。黃庭堅曾问另一个外甥洪龟父喜欢自己哪些诗篇,洪龟父举出“蜂房各自开户牖,蚁穴或梦封侯王”“黄流不解涴月明,碧树为我生凉秋”,且以为“绝类老杜”。《诗经·豳风·伐柯》有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意指伐取新斧,正好有旧斧在手作为样板。黃庭堅遂常以斧柯表达写作需要确立典范,并辅以规矩、绳墨等木工用词,暗示阅读和写作是一门技术活儿。

千年之后的我们,又面临一次阅读媒介大变革,传统的纸媒日益受到数字化阅读的挑战,自印本以来,在文本与读者之间已维持千年的平衡又一次被打破。印本取代抄本,虽然書籍供應数量大增,但并未带来质量下降,相反还生成了许多质量更高的善本。数字媒介一方面因摆脱物质限制导致文本供應量无限放大,一方面重构了文本生产方式,比如自媒体的出现。大量芜杂的文本进入阅读场域,这一次的失衡是与失序相伴生的,“开卷有益”不再被乐观地视为理所当然,更多的人愿意选择“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的保守立场,读书成了一种很难取得共识的行为,阅读鄙视链呈现又加大着读者之间的分歧。一个人阅读质量的高低,史无前例地要靠他的写作来检验。在这样的背景下,黃庭堅关于阅读写作的理论与实践,被赋予了当代史意义。确立典范明示我们要去芜存菁、去伪存真,还暗示着在書籍之海中要克制贪多务得的欲望。“夺胎换骨”提醒我们注意对典范的创造性继承,以因应时代的写作赋阅读予意义。

責任編輯:宋清

稿件反饋 

约彩365版權與免責聲明

该文章系转载,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如有漏登相关信息或不妥之处,请及时聯系我們,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網友評論
 
 
最新紙業資訊
訪談
紙業資訊排行
最新求購
约彩365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0 蘇ICP備10216876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20501 网址:www.tzncyl.com
苏公网安备 32010202010716号
微信
微信
APP下載